大白高国是割据西北的西夏政权对自己的称谓,西北党项李氏几十年的辛勤耕耘终于打下了一个庞大的疆域,现在他们需要名正言顺的告诉世界自己的独立,只有战争才能让世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所以公元1038年李元昊举兵伐宋。

敌强我弱

如果宋辽两国的国力是旗鼓相当的话,那么西夏的国力就远弱于宋辽两国了,尤其西夏即将宣战的宋国更是让人畏惧的存在。当时的宋朝有着东亚地区开发最好土壤最为肥沃的地域,仅人口一个方面就是党项的几百倍,党项即将面对的将是一个当时世界上最发达最强大的帝国,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党项有胜利的可能吗?

相比于宋军党项人有着一些天然的优势,首先,战场就是他们生活几百年的土地,地利站在他们一边;其次就是宋朝已经承平多年,宋军的战斗力远不如太祖、太宗时期,而党项作为游牧民族战斗是镌刻在他们血液中的事情,在战斗力上宋军不是党项人的对手;最后就是党项人有着远超宋军的技术优势,这种优势就体现在两种党项军队的装备中,一个就是坚固轻薄的冷锻甲,另一个就是射程远威力强的神臂弓。不要小看党项这两项技术,历史上的中原王朝能够深入大漠打败游牧民族就依靠着远超游牧部族的装备优势。缺乏马匹的宋军也更加依赖于军事技术的优势来打击有机动性优势的辽国与西夏,所以在宋军装备中有着近百分之六十左右的弓弩数量。党项人掌握的这两项技术彻底摧毁了宋军在野战中赖以生存的弓弩,冷锻甲可以使重甲骑兵冲得更快防御性更好,神臂弓可以远距离射杀宋军弓弩手,宋军大量装备的弓弩就变成了既打不着又打不破的累赘,党项人就可以轻易用骑兵冲破宋军阵线赢得胜利。

声东击西

想要大量歼灭宋军就必须将宋军从坚固的城池中诱惑出来,只有在野战中党项人的优势才会被发挥,如何使宋军出城就成了李元昊思考的关键。

李元昊面对宋军构筑的防线,先是使用诈降术让宋军李士彬的防线被突破,在野战中包围了延州守军。几战下来宋军对西夏的防线被撕开了一个口子,西夏兵锋有了直指关中的可能性,宋朝上下开始正视这个曾默默无闻的边陲割据势力。

当时宋军前线将领分为两派,一派以韩琦为代表,是集中兵力资源与西夏人野战,以求歼灭党项的主力部队;一派以范仲淹为代表,希望以防御为主,训练士兵构筑营垒不停地消耗西夏人,等到时机再进攻西夏。韩琦的观点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因为西夏实在是太小了,其全国的男丁数量不过是宋军的数量,只要在野战中赢得几次胜利,西夏就再也不会有反叛宋王朝的心思了。朝中大臣根本就不知道西夏军队的勇猛,他们以为李元昊不过是一介草莽,同历史上的游牧部落首领没什么不同,没有想到西夏也是一个同样的集权王朝,他们很快就要在战场上付出代价,西夏立国之战好水川之战就要开始了。

公元1041年二月,李元昊举兵十万声言入侵泾原路渭州,作为泾原路最高军事长官的韩琦决定主动应战,他命令大将任福率主力部队绕道伏击西夏军队的归途,自己坐镇中央阻挡党项人的兵锋,走时韩琦还叮嘱任福不要恋战,要依托道路上的己方据点审时度势,打不过就进入据点,等到西夏军队撤退的时候就追击西夏部队,任福满口答应了韩琦的叮嘱然后就率领大军出发前往预定地点阻截西夏军队后路。

任福一出城就忘记了韩琦的嘱托,他面对时不时过来骚扰大军的西夏小股部队是穷追不舍,为了建功立业,宋军在他的指挥下在黄土高原展开一场追击战,宋军在他的指挥下距离可以支援自己的据点越来越远,但是距离一个叫好水川的地方越来越近,宋军在任福带领下进入了李元昊准备好的伏击圈中,十万西夏的虎狼之师正在好水川等待着精疲力竭的宋军送上门口。

好水川四面环山是个设伏的好地方,宋军就在连续多日的追击中被带进了好水川这个大陷阱中,西夏的十万大军在一开始的运动方向就是好水川,但是黄土高原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得宋军根本无法有效的掌握军情动向,甚至敌人就在山的那一侧运动宋军也是无从得知,宋军继续在好水川追击西夏部队的踪影,而西夏部队就逆着宋军的来路堵截宋军的退路。

在好水川追击诱饵已经三日的宋军又饥又渴,终于在路上发现了一些盒子,他们打开盒子飞出了无数只鸽子,此时象征和平的鸽子却是西夏军队发起总攻的信号。早已准备完毕的西夏军队开始了进攻的冲锋,任福虽然愚笨却是一名合格的指挥官,他很快就组织起来防线准备应对西夏军队的骑兵冲锋。

很快西夏军队的重甲骑兵铁鹞子开始了对宋军的冲锋,身着冷锻甲的铁鹞子在箭雨中毫无阻碍地前进,宋军军阵就这样被突破了,军阵虽然被突破但是宋军的战斗意志还十分坚挺,他们依托土坡山脊继续抵御西夏骑兵的冲锋。李元昊命令大军左右两翼一起冲锋,战局到了最艰难的时刻,突然在宋军背后西夏士兵如同鱼跃一般的涌入,在前后夹击之下,任福大军悉数阵亡,宋军泾原路方面主力在此战中损失殆尽。

李元昊一战就打破了宋军意图野战消灭党项军队的幻想,此后宋夏两国将在西北边境上进行长达百余年的拉锯战,弱小的西夏也凭借着冷锻甲和神臂弓的帮助下顶住了宋朝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关于神臂弓:西夏军战斗力强,士卒长于骑射,不善刀枪,骑兵为主力,每战必以骑兵突入,步兵随后跟进。西夏兵器中以神臂弓最为著名,神臂弓实际上是一种蹶张弩(以脚蹬弩之括机发射)。中原向来弓弩克制骑兵,为什么当时最好的弓弩是西夏神臂弓呢?这是因为西夏用其所产的牦牛角做制弓的原料,制成的弓性能良好,美观耐用,力量强大。在西夏军队兵器配备中,弓、箭以及射箭用的拨子手扣(即指环)全是西夏军队最重要的武器,基本上每一位士兵都要配备一套。

后来,党项羌首李宏投奔了宋朝,把神臂弓的图纸和制造工艺进献。从此,这种西夏的独门兵器成为宋军的必备。直到金兵与宋交战时,屡战屡胜的金国名将完颜宗弼(即金兀术)却对神臂弓无比忌惮:“吾昔南征,目见宋用军器,大妙者不过神臂弓,次者重斧,外无所畏,今付样造之。”

本文作者:屯垦西路,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首页时政